1. 首页 全文免费阅读 都市小说免费阅读 好看的豪门总裁小说 好看的兵王小说 好看的逆袭推荐 社区 新闻中心 企业文化 地方资讯

当前位置:主页 > 好看的豪门总裁小说 > 内容

“杂交水稻之父”袁隆平去世 市民街头送别网友怀念追
发布日期:2021-05-23 20:32   来源:未知   阅读:

  “杂交水稻之父”袁隆平逝世 市民街头送别网友缅怀追思

  稻菽千重 禾下留梦

  收获、抽穗、硬朗,千重稻田由青绿变金黄,长长的稻穗随风摇曳,而那个妄想着坐在比高粱还高的稻穗下乘凉的人,不会再挽起裤腿走下稻田了。

  2021年5月22日13时07分,“杂交水稻之父”、中国工程院院士、“共和国勋章”取得者袁隆平,因多器官功效衰竭,在长沙逝世,享年91岁。市民街头自发送别,网友缅怀追思,“袁爷爷一路走好”。

  他是一位耕耘者,毕生致力于杂交水稻技术的研究、运用与推广,为我国粮食安全、农业发展和世界粮食供应做出了出色贡献。名满天下时,他专一于田畴;耄耋之年,他仍坚持下田,病危之际不忘牵挂水稻问气象。他最大的欲望,“就是这个饭碗,紧紧地控制在我们中国人自己手上”。

  “这么大一个国家,如果粮食安全得不到保障,其他所有都无从谈起”

  漆黑瘦削,颧骨高突,脸上充满皱纹,蹲在稻田里眯眼看着手里的稻穗??这是人们见到袁隆平的“标准”形象。

  这位从稻田里走出来的农业科学家,更愿说自己是一个一般的农民,为了实现自己的两个幻想而奋斗。那两个梦,他反复提起:一个是“禾下乘凉”,他真做过这个梦??超级杂交稻长得比高粱还高,稻穗比扫把还长,稻子比花生米还大,他坐在底下纳凉;另一个是杂交水稻笼罩全球的梦,保障国家和世界的粮食安全。

  1930年9月7日,袁隆平在北平协和病院诞生。日军侵华,让袁隆平一家陷入流离失所的生涯,辗转湖北、湖南、江西、重庆多地。

  1949年8月,袁隆平考上西南农学院,学遗传育种。1953年,袁隆平毕业被调配到湘西雪峰山脚下的安江农校当老师。临行前,学校的领导告诉他,那里很偏远,“一盏孤灯照毕生”。

  “这么大一个国家,如果粮食安全得不到保障,其他一切都无从谈起。”袁隆平下定信心,通过传布农业科学常识为国家做贡献。1956年,为了响应国家“科学发展计划”,袁隆平带着学生们开始做农学实验,寻找“不再饿肚子”的方法。

  经由几年探索,袁隆平发现,天然杂交稻株表示出显明的杂交优势,并认定这是提高水稻产量的主要道路。

  水稻杂种上风景象,并非我国最早发现、研究。早在上世纪20年代,美国人发明了水稻的雄性不育现象,但研究都只停留在实践层面。多次试验失败后,“水稻是自花授粉作物,不杂交优势”的观点在当时几无质疑。

  袁隆平提出“要利用水稻的杂种优势,首推利用水稻的雄性不孕性”假想,设计出“三系”培育杂交水稻的方案。

  依照这个思路,1964年,袁隆平找到了自然雄性不育株。两年后,他发表了有名的《水稻的雄性不孕性》,拉开了中国杂交水稻研究序幕。

  论断令人震惊,本着捕风捉影精力以及在田间的实际探索,袁隆平坚持以为:水稻存在杂种优势,尤以籼粳杂种更为凸起。要想利用水稻杂种优势,首推应用水稻的雄性不孕性。

  进程并不一路顺风。“三系”配套的努力,前八年都失败了。一直到1972年,也就是被视为研究打破口的“野败”发现两年后,还有人质疑甚至反对他的杂交水稻培育计划。

  袁隆平只管埋头干。他记忆里最深的细节,是背着够吃好多少个月的腊肉,倒好几天火车,前往云南、海南和广东等地,只为寻找适合的日照前提,“就像留鸟追着太阳”。

  1973年,在第二次全国杂交水稻科研合作会上,袁隆平正式宣告籼型杂交水稻“三系”配套成功,在世界上首次育成强优势杂交水稻。

  质疑、失败、挫折,在袁隆平的杂交水稻开垦路上,这是常态。他的研究被学术威望反对过,实验田被歹意毁过,多次遭受减产、绝收。

  “哪有搞科学研究不失败的呢?失败了就失败了,不是说声名狼藉,人家不会笑你的。我这是在摸索,跌跤就跌跤,我再爬起来再干,就是了。”袁隆平说。

  执着,不即是盲目坚持。袁隆平常常提示学生,搞科研先看慷慨向。只要是准确的、努力可以到达的,就应当坚持。“做科研不要怕冷言冷语,不要怕别树一帜。只有敢想敢做敢坚持,才干做科技翻新的领跑人。”

  “在电脑里种不出水稻,在实验室也种不出水稻,只有田里面才种得出水稻”

  今年3月,91岁高龄的袁隆平在海南三亚南繁基地不慎摔了一跤,被紧迫送至当地医院,4月初转回长沙接收医治。

  入院初,袁隆平每天都要问医务人员:“外面天晴仍是下雨?”“今天多少度?”

  有一次,护士说28度。他急了,“这对第三季杂交稻成熟有影响!”回忆当时的场景,一位医务职员忍不住哭了:“他本人身体那么不好,还时刻关心他的稻子长得好不好。”

  稻子,始终是袁隆平的挂念。从加入工作开端,他简直天天都下田,家门口的田要下,本地的也要下。“越是打雷、刮大风、下大雨,越要到田里面去看看,看禾苗倒伏不倒伏,看哪些品种可能经得起几级风。”

  早些时候,袁隆平时常打着赤脚在学校里走,由于便利下田。后来条件好了,他有了小汽车,车上长年放着一双下田用的雨靴。这几年,他的身体已大不如前,举动不方便。为此,湖南省农科院在他住的处所旁部署了一块试验田,他隔着窗户就能看。“不能到处走了,看得出来他心里有点失踪。”湖南杂交水稻研究中央的一位工作人员说,只有有机遇,袁隆平仍会亲自去稻田看看。良多研究员凌晨刚上班就会接到他的电话,指出他们负责田的问题。

  湖南杂交水稻研究中央研究员、袁隆平的博士生李莉一直记得袁隆平写给她的一句英文:Take serious things lightly,Do ordinary things seriously(举重若轻,身体力行)。她感到,“老师自己就是这样”。

  第三代杂交水稻攻关时,不论多热多远、路有多偏,袁隆平都要下田看看。“咱们让他别去,但他必定要去看。”李莉说,最远的稻田在20多公里外,田埂又窄又滑,研究所的共事就在上面提前铺好木板,一个人在田埂下扶着他。

  “在电脑里种不出水稻,在实验室也种不出水稻,只有田里面才种得出水稻。”此前在接受中心纪委国家监委网站采访时,袁隆平重复提到“要下田”。

  “学农的、搞利用科学的,非得要实际、要吃得苦、要下田,这是一个基础的素质。我以前招学生有一个尺度,一定要下田,你不下田,我不造就。”袁隆平说,多下田多比拟,多与农夫打交道,不能凭幻想象,“农夫比我们更明白种子好不好”。

  “我总是感到不知足。搞科学研究,不断地想攀高峰”

  袁隆平学农,最初源于美妙的“设想”。小学一年级时,老师带着他和班上同窗去一个园艺场参观。正值6月,红艳艳的桃子吊在树上,葡萄一串一串挂在藤上。这让他联想到卓别林的片子《摩顿时代》:窗外的果子伸手就能摘,牛奶自己流进杯子……田园之美给袁隆平留下了深入的印象。

  多年后,他在一次报告中笑言,当时园艺场的美景并非实在的农村,“假如当时看到的是农村的真实情形,我确定就不学农了”。

  如果不学农,袁隆平会干什么?或者是一名专业运发动。中学时,袁隆平游泳拿过武汉第一、湖北第二,但参加省活动会时因闹肚子只拿到第四??前三名都被国家队选走了;也许是空军飞翔员,上大学时正值抗美援朝,他报考空军飞行员入选,学校欢迎会都开了,他却因战势弛缓被送了回来。

  湖南杂交水稻研究核心有一个大泳池,袁隆平常在那里游泳。他的办公室还摆着一个排球和一把小提琴,那也是他的兴致所在。2011年,81岁的他带队在广西农科院打了一场排球友情赛;2016年,当被问是否还保持打排球,他的回答是:“Everyday!(每天)”

  大学毕业,同学们给袁隆平做了“鉴定”:喜好??自在,专长??涣散。“直到当初我也这样。”袁隆平在自述时笑着说。

  在三亚,袁隆温和其余科研人员住一栋楼里,生活简朴。工作之余,他会去逛超市,常常会买些短袖衫、鞋子等物品送给年轻人。

  自称“90后”的袁隆平,从没想过“躺在功绩簿上睡大觉”。40多年前,在“三系”法杂交水稻研制成功的一片赞赏中,他很快提出难度更大的“两系”法杂交稻研制;后来,“两系”法杂交稻研制成功,培养出多期超级稻品种,他又提出研究兼有“三系”法和“两系”法长处的第三代杂交稻技术。

  有记者问过袁隆平:“三系”法杂交稻你能够吃一辈子,为什么还要领衔后面的研究?

  “我老是觉得不满意。搞迷信研究,一直地想攀顶峰。”他答复。

  杂交技术助力全面建成小康,造福世界国民

  袁隆平一生为粮食奋斗,“端牢中国人饭碗”的初心从未转变。直到今年初,他还在海南三亚南繁基地发展科研工作。

  回想起3月在三亚与袁隆平工作交换的场景,三亚市农业乡村局党组书记、局长柯用春说,“袁老师心系国度粮食平安的拳拳之心让人敬仰”。柯用春给记者描写起当时的场景,“袁老师屡次强调要做好工作,实现双季亩产3000斤以上目的。他也很关怀耐盐碱水稻基地建设工作,盼望海水稻跟第三代超级稻再有冲破,高产再高产。”

  “我们国家人口多、耕地少,保障国家粮食安全,独一的措施就是进步单产。因而高产对我来说,是一个永恒的主题。”袁隆平说。

  柯用春还提到一个细节,“袁老师说,有信念在三亚最早实现亩产3000斤的目标,并且愿望亲身发布攻关胜利,给建党百年献礼。”

  今年是中国共产党成破一百周年,从饥饿到饥寒、从吃饱吃好到吃得安全健康,在党的刚强引导下,我国铸就了粮食出产史上的一个个奇观。

  数据显示,2020年,全国粮食总产量66949万吨,比2019年增添565万吨,增长0.9%。其中谷物产量61674万吨,比2019年增长304万吨,增加0.5%。而在1949年,我国粮食产量仅为2263.6亿斤。

  中国碗要装中国粮,袁隆平为实现这个目标付诸终生,宽大农业科技工作者正接续斗争。今年2月,在三亚凝听了袁隆平教导的湖南省水稻研究所高等技师李文忠告知记者,只管袁隆平当时身材不适,但仍然不忘鼓励年青科研工作者尽力工作,为国家的水稻事业多做奉献。

  “毕生修道杂交稻,万家粮食中国粮。我爱戴的巨匠千古!”袁隆平去世后,结合国粮农组织总干事屈冬玉怀念袁隆平:“终生致力于杂交水稻研讨,辅助数十亿人实现了食粮保险。”

  事实上,袁隆平和杂交水稻技术在造福中国的同时也造福着世界。1980年,杂交水稻作为中国出口的第一项农业专利技术转让给美国。1990年,联合国粮农组织将推广杂交水稻列为解决发展中国家粮食短缺问题的首选策略办法,聘任了由袁隆平领衔的13名参谋。

  袁隆平凡说,假使寰球有一半稻田种上杂交稻,按每公顷比惯例水稻增产2吨盘算,增产粮食可多赡养4亿至5亿人口。令他快慰的是,杂交水稻正在世界各地生根发芽,为保障世界粮食安全施展更大作用。

  杂交水稻被誉为“第二次绿色革命”,被联合国粮农组织列为解决发展中国家粮食缺乏问题的首选技巧。从越南的湄公河畔、印尼的苏门答腊岛,到巴基斯坦的印度河平原、尼日利亚的丘陵河谷地带……杂交水稻已经推广种植和引进试种到数十个国家和地域,种植面积达800万公顷,均匀每公顷产量比当地精良种类高出约2吨。此外,通过开设杂交水稻技术培训国际班,他为80多个发展中国家培训了14000多名杂交水稻的技术人才。

  去年,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多国限度粮食出口,引发了对于全球粮食危机的担心。袁隆平说:“中国完整有实现粮食生产自力更生的才能,不会呈现‘粮荒’,生机大家不要担忧。”他的话给老庶民吃了“定心丸”。有网友说:“有袁隆平爷爷在,心里踏实得很。”

  在中国人心里,袁隆平的分量极重。为天下忧乐者,功在千秋。斯人已去,而他在祖国大地播下的种子,将由后来者悉心培育、灌溉,育为万顷青田。(本报记者 柴雅欣 薛鹏) 【编纂:田博群】